www.baqiuqiu.com
Advertisement

经痛女孩看医生

您是医生吗? "诊室的门忽然开了,一个20来岁的年轻女孩,探进头来问道。

"哦! 当然是了,你要看病吗? "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。

女孩有些害羞的走了进来,把病例本和挂号条放在我的桌子上,就坐在了我桌旁的椅子上。 羞涩的她,看了我一眼又急忙低下头去,我询问了她的姓名和年龄。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萧芸雅,今年只有21岁。 当我问到她的病情时,她显得更加的害羞。

我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,都会肚子痛,这两个月疼痛得更厉害,所以今天想来看看。 "她用我刚刚能听到的声音说道。

"没关系,经痛是很多年轻的女孩都会有的,并不是什么大病,但是还是要检查一下,确定一下疼痛的原因,现在请小姐躺到那边的检查床上,把内裤脱掉,撩起裙子,把腿张开。" 我微笑的对她说。

萧芸雅虽然害羞,但还是照着我的话做了。 她躺在检查床上,把裙子撩起来,内裤也脱到脚下,白白的玉腿微微的张开着。

我来到床边,不禁望向她双腿间的地方。 在耻丘上有一团浅浅的,下有条迷人的,是粉红色的,两片阴唇紧紧的闭拢着,显得更加神秘和可爱。 在那条的下面一点,是同样颜色的小菊花,那里的颜色真的很浅,比我女友的那里的颜色还要浅,看上去显得非常的干净和健康。

我强烈的抑制着内心的激动,用手指轻轻触摸她的两片阴唇。 刚一碰到那里,她就紧张的一声轻呼,身体也随之一震。

"别这样紧张,不会痛的,我会很轻柔的给你做检查,来~放松你自己。" 在我的鼓励之下,她开始尝试着放松。

我的手指也不失时机的,在她的阴唇上面,轻轻的刮弄着,不一会儿,在我的手指上,就沾上了她流出的。 女孩紧闭着眼睛躺在那里,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。 我见已经差不多了,就轻轻的分开了她的阴唇,鲜嫩粉红的内阴,展现在我的眼前,让我不禁咽了口吐沫。

"处女膜已经有破损了,是不是已经有过性经历了呢?" 我一边继续刮弄着她的内阴,一边问道。

有! "萧芸雅用非常非常小的声音,回答我的问题。

"我现在要检查一下你的子宫颈,不要紧张,就保持着这样的放松好吗?" 说着我轻轻的将手指,伸向她的里面,那里面非常热,也非常紧。

随着我手指的插入,女孩小声的哼了出来。 不久,我的指尖触到了她的花心,在那里轻轻的旋转和滑动着,女孩的声音也渐渐的变得性感和急促。 我则一边给她检查,一边提出一些问题,当问到那些令人很尴尬的问题时,她总是用很小的声音来回答我,那样子和声音,都是非常的可爱。

这时我也开始用手指抚弄她的,她那里很小,一点也不突出,看来还没有被经常揉过。 而我的刺激,显然使她感到既兴奋又害羞,她开始张开嘴喘着粗气,身体也开始不停的抖动。

面对我提出的问题,她开始还可以小声的回答,但随着我手指动作的加快,她完全沉浸在这种性的刺激之中了,直到一声长长的叫喊,她在检查床上,达到了高潮。 高潮后的萧芸雅,显得更加羞涩和不好意思。

"没关系的,在医生检查时,出现这样的情况,也是很多的,连年纪大的女姓都会有呢! 何况是你了,这是很正常的。 "我知道她很害羞,就安慰她说。

"谢谢您医生,您真好。 我原来很怕去医院的,今天遇到您,我真高兴。 "听到我这样说,她显得很感激,轻声的说道。

"谢谢你能这样说,为病患解除痛苦,是我们医生的责任,也请你能配合我接下来的检查。"

"哦!还要检查吗?" 萧芸雅惊异的看着我说。

"是的,刚才是检查子宫颈,现在要检查一下子宫的位置,看看是否位置不正,这可能是引起你经痛的主要原因,也是很重要的检查。"

"哦! 那还是像刚才那样检查吗? "萧芸雅又有些害羞了。

"不是刚才那样了,这次是要从你后面的肛门进行检查。" 我说。

"啊!那是要进入我的肛门里吗? 不~不这样检查不行吗? "女孩显得更加害羞,而且还有些害怕。

"可这是很重要的检查呀! 没关系的,你放心吧! 我还是会像刚才一样,很轻柔的给你检查,不会痛的,好吗? "看我这样说,萧芸雅终于点了点头。

她再一次在床上躺好,这次我把她的双腿放在了支架上,将支架打开得更大一些,这样她的小肛门就看得更加清楚了。 我再次套上医用手套,伸出手指去抚摸她的肛门。 当手指刚碰到她肛门的时候,她敏感的那里,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。

"放松你的肛门,就象刚才那样,我保证不会痛的,请相信我好吗?" 我边说边在她肛门上继续的抚摸,这一次她真的开始放松,紧缩的肌肉开始松弛下来。

我开始在她的肛门上,涂抹润滑剂,可能是凉凉的润滑剂的刺激,她不由的"哦"的轻呼一声,小脸红红的,紧闭着双眼,那样子可爱的简直无法形容。

我的手指,继续抚弄著她肛门的边缘,渐渐的她有了感觉,显出很舒服的样子。 我见时机成熟,便轻轻的将手指,伸进她的小肛门里。

  “哦!”她受到我手指的刺激,又是一聲輕呼。

  “怎麼樣,不痛吧?”我的聲音,溫柔得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,記憶中好像只和我女友在一起的時候,才會這樣的說話。

  “嗯!不……不痛。”蕭芸雅的聲音,在羞澀中帶著一些享受。

  她的肛門真的很緊、很緊,在我手指剛進去的時候,她肛門的肌肉,仍然拒絕我的入侵,但是由於塗了潤滑劑,我的手指還是伸到了最裡面。我的手指開始在她裡面勾動和輕輕的旋轉,指尖在她裡面,不停的探摸,同時也輕輕的開始抽插。

  這樣的動作,使這個從來沒有受到過肛門刺激的女孩,開始發出舒服的叫聲,當然她仍舊盡量壓低了聲音。看得出她好像要盡量抵抗肛門傳來的快感,但是我出色的手指動作,連和我同居了這麼久的女友,都抵抗不住,何況是她這個,從未受到過這樣刺激的女孩子呢?

  漸漸的,她的屁股開始不由自主的,隨著我的手指扭動,在前面的陰道裡,也再次流出了愛液。見到這個情景,我也不由自主的用另一只手,沾上她的愛液,開始輕輕的按揉她的小豆豆。這是我給女友按揉時的動作,是她很喜歡的模式。

  “哦∼醫生∼∼不∼不要這樣∼∼啊∼∼”這時的蕭芸雅,已經完全沈浸在快感之中了。

  現在的她,完全張開了自己的雙腿,屁股一扭一扭的,盡量迎合著我的動作,這樣子,很像我女友那時候的回應,那是非常、非常可愛的樣子。

正當我注視著她的下體,沈浸在感官的刺激上時,蕭芸雅已在一聲長長的叫聲當中,達到了另一次的高潮。我也不得不停止了我的動作,輕輕抽出還在她肛門中的手指。

  “好的小姐,妳可以穿好衣服了。”我將蕭芸雅的腿,從架子上放下,順便最後偷看了一眼她那迷人的下體,那真是個漂亮性感的地方。

  “醫生,我那裡有什麼事情嗎?” 蕭芸雅漲紅著臉,匆匆穿好內褲,放下短裙,回到我的桌旁坐下,然後害羞的問道。

  “透過我剛才的檢查,妳那裡發育得很好,並沒有什麼異位或畸形,看來是內分泌引起的,我給妳開一些藥,慢慢就會好的。”我拿筆開了一張處方。

  “醫生,這個藥我吃過的,但是我覺得不怎麼管用,有沒有別的藥呢?實在不行,打針我也願意,只是不想再吃這個藥了,又苦又不管用。”蕭芸雅在一旁,靜靜的看我開藥,當她看到我開的是‘月月舒’沖劑的時候,便小聲的對我說。

  “可是口服藥裡,也沒有別的了。”這倒讓我為難起來,因為我也就知道,只有這一種藥。

  “那∼那沒有別的藥嗎?”女孩用那可憐的目光看著我說。

  “治療經痛的藥並不多,現在有一種新出來的藥,叫‘舒經栓’,我給妳開點試試吧?”看著蕭芸雅那可憐的目光,我就對她說。

  “那好吧!那個要一天吃幾次呢?”女孩一句話,我差點把手中的筆掉在地上。

  “小姐,那是一種栓劑,是放入直腸裡面的。”我驚訝的看著她說。

  “啊﹗那∼∼可是我∼∼我不會用的。”女孩害羞的低下頭去。

  “那是一種小藥粒,輕輕的放在肛門的深處就可以了,是比較方便的一種藥。”我溫柔地跟她解說著。

  “可是∼∼我從來沒有弄過自己的那裡∼我怕會很痛啊!”蕭芸雅低著頭,膽怯的小聲說。

  我看著她羞澀的樣子,忽然又想到一個好主意………

  “小姐如果信任我的話,妳取藥之後,再來找我,我來教妳如何上藥,以後妳就可以自己給自己上藥了,妳看好嗎?”我轉過頭對她說。

  “哦!您是說要給我上藥?”

  “是的,要是小姐信任我的話。”

  “可是那樣會不會太麻煩您了?”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問。

  “這沒什麼,為病患服務,是我們的責任嘛!”我笑了笑說。

  “那好吧!我先去取藥,一會兒我再上來找您好嗎?”蕭芸雅的臉上,露出了燦爛的微笑。

  “好的,我等著妳,快去吧!”說著,我遞給她我開的處方,目送她離開診室。

  沒過多久,蕭芸雅真的回來了,手裡拿著剛剛從藥局領到的‘舒經栓’。

  “醫生,我回來了。”她把藥輕輕放在我桌子上,羞答答的說。

  “好的,還是到床上去吧!象剛才那樣,脫下內褲,然後跪在床上,撅起屁股來,把腿張開,不要緊張,不會痛的。”

  “嗯!好的,謝謝醫生。”蕭芸雅想到又要讓我這個‘男醫生’看到自己的那裡,不覺又是滿臉通紅。

  但是,她又打從心底裡,喜歡被這個‘男醫生’,看到自己的那裡,甚至喜歡被這個‘男醫生’觸摸和插入手指,這一點,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,只是順從的脫掉自己的內褲,跪到檢查床上,高高的撅起小屁股等待著。

  我這時早已打開藥盒,取出裡面的藥粒。看到她也已經做好了準備,就走到床邊,再次伸手觸摸她性感的小肛門。這一次,她已經不再像剛才那樣畏懼,小菊花收縮了一下之後,隨即張開了,好像在期待著我的手指,再次的觸摸和插入。

  “妳看,就是用這個,把小藥栓放入自己的肛門裡。先把藥栓放在這個管子裡面,然後輕輕把這個推入自己的肛門中,手指推展後面這個活塞,直到盡頭,藥栓就進入了。”我把藥拴的注射管,拿到她面前說道。

  “我來給小姐妳上一次藥,讓妳親身感受一下好嗎?”我邊說邊給她演示,蕭芸雅靜靜的看著,羞得小臉通紅。

  “嗯!好的,謝謝您,醫生。”蕭芸雅很小聲的說。

  於是我再次觸摸到了她那可愛的小肛門,這一次她沒有收縮,反而把雙腿更大的張開了一點。我看得實在是忍不住了,於是便輕輕的把手指插入。

  蕭芸雅輕微的哼了一聲,並沒有反對。因為剛才塗過潤滑劑,現下那裡還是滑滑的,所以很好進入。

  “如果開始很緊張,這裡很緊的時候,也可以試著先用手指插進去,這樣可以好一點的。”我的手指一邊在裡面轉動著,一邊為自己找藉口說。

  “嗯∼∼哦∼∼”蕭芸雅輕聲的呼喚著,也不知聽到沒有。

  “必要的時候,也可以按揉這裡來幫忙一下。”我說著又將手指,按在她的小豆豆上面,輕輕的抖動和按揉,讓她能體驗到更強烈的快感。

  “啊∼∼好舒服∼∼哦∼∼”女孩繼續呼喚著。

  看到她這樣的回應,我也更加的賣力。在她肛門內的手指,也增加了動作,時而旋動,時而勾弄,這樣的動作以前只給我女友作過。

  “啊∼∼舒服死了∼∼我太舒服了∼哦∼嗯∼∼”女孩這一次的叫聲更大了。

  就這樣在一陣狂亂的叫聲中,蕭芸雅得到了第三次高潮。高潮後的女孩,顯得很疲憊,胸膛不住的起伏著,全身也放鬆下來。

  “醫生∼∼”蕭芸雅嬌羞的叫著我。

  “嗯!甚麼?”我低頭望著,這個在高潮過後,還在漲紅著臉的女孩問道。

  “對其他的病患,您也是這樣的嗎?”女孩輕輕的說道。

  “我只對妳這樣。”我被她問得一愣,望著她美麗的眼睛,我只得承認。

  “我剛才的樣子,是不是很丟臉,很難看?”女孩聽後,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,她羞怯的望著我說。

  “一點也不是,妳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,妳剛才的樣子,是我見到過的、最漂亮的。”

  “真的嗎?其實我並不是一個壞女孩,剛才我真的是∼∼真的是忍不住的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剛才說了,這樣的事情,經常會有的,誰也不會把妳當作壞女孩,在我眼裡,妳是一個美麗、可愛的女孩子。”

  “謝謝您醫生,今天遇到您,我真高興。”女孩眼中閃爍著感動的光芒。望著我,女孩輕聲的說了一聲︰“醫生,我喜歡您。”

"你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。" 我被她说得有些飘飘然的,禁不住在她的大腿上,轻轻的亲了一下。

"嗯!" 她轻声的应着。

"小姐,请你尽量放松,现在我来给你上药。"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。

"嗯!" 萧芸雅仍旧感到羞涩。 高潮后的阴道上,还留着刚刚流出的。

"好的小姐,请放松那里,我来给你上药了。" 我来到萧芸雅的后面说道。

说完,我用两根手指,扶着屁股两侧,轻轻的分开她的小肛门,另一只手把放着药栓的注射管,慢慢的推到她肛门的深处,然后推展活塞,将药栓放入她的体内。 这期间萧芸雅,轻声的"嗯"了一声,仍旧对这样的刺激有着感觉。

上药结束后,我让她穿好衣服,又对她说了一些用药的注意事项,然后告诉她可以离开了

Advertisement